茅益民坦言,在临床上有时很难区分到底是中药还是西药,还是两者共同因素引起的肝损伤,更何况其论文只是回顾性研究,研究本身的缺陷和局限性是无法避免的,“正因为如此,别人在研究中碰到中药和西药同时应用的病例,分析时会客观地对两者去分别计算,不存在仅将肝损伤直接归因于中药。”

一些小地方纳米科学中心聂广军、丁宝全和赵宇亮研究组与俄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颜灏研究组等合作,在活体内可定点输运药物的纳米机器人研究方面取得突破,实现了纳米机器人在活体(小鼠和猪)血管内稳定工作并高效完成定点药物输运功能。